谦年_

忠实全职原著粉,小透明一个还爱拖更,混圈居多,杂食动物,懒癌晚期居然还是个编剧

【全职 苏沐秋x你】缘见

◈2017.8.16男你工程承包队周练。

◈本次周练主题为选词作文。

◈本文选词为[梦,导盲犬,塔]

◈关于本次活动如有造成的不适道歉。

◈宝贝们好久不见想我们吗。

◈屠tag歉。

◈感谢阅读。

◈荣耀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。
   小学生文笔,就算周练也没有治好我的拖延症。
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start
        那个笑容,很熟悉,你一直记得,那是你昏迷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笑容,也大概是你这辈子最后看到的。

       “小姐,很抱歉,你以后可能……”医生不忍心接着说下去,但你心里却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   你醒来的时候,入鼻的是医院独特的味道,眼前却一片黑暗。你伸手去触摸自己的眼睛,却只摸得到那厚厚的一层纱布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了……我被车撞了……”你在心里默想。

        “医生…”你声音很轻,“造成失明的原因是什么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脑内瘀血压迫神经,如果瘀血散去,应该有复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你低头应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突然你又抬起头来,“医生,你知道哪里有导盲犬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医生有点错愕,“你……不先和你的家人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。”你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小父母离异,被判给父亲,不久后父亲便娶了后妈。后妈其实没有什么不好的,就是重男轻女特别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啊,你总是被人说是赔钱货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 即使父亲挺爱你的,但他更爱的却是你的后妈,所以你只拥有物质上的关爱,也永远只会拥有物质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失明让后妈知道,会被人骂的更惨吧……
 
        医生见你不愿意说原因,也没说什么,告诉你地址,并亲自陪你去了店里。
 
        你选了一只拉布拉多作为自己的导盲犬,店员告诉你,狗狗有名字,叫秋木苏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你愣了愣,最后还是选定了他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然后你带着秋木苏回到了自己家。

        秋木苏很听话,超乖,毛摸上去也特别顺滑。他特别有灵性,就连你要喝水,他都会窜上桌子把水壶推到你的手边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你躺上床,这是你失明出院后的第一个夜晚。
 
        你并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到只是微妙地感觉到要晚睡了而已。
 
        你并不愿意去请保姆,不是没钱,只是不喜欢罢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你闭上眼,脑内却浮出一个微笑,一个温柔到极致,和煦的如同暖阳般的微笑。
 
        真的,很熟悉,但你想不起是谁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更何况这是你失明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,你无论如何都忘不了。
  
        一周了。
 
       你适应的不是很好,最让你不适应的,是自己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去那个塔了,那个你最喜欢的塔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你搬来这里后,你每隔几天都会去那个塔。那是一个废弃的灯塔,离自己住的地方不远,几乎没有多少人会去那里,但你对那里却莫名的喜欢。
 
       大概是因为可以享受独处吧…
 
       你把手机拿起又放下,你现在能联系的人就只有三个了,医生,护士和导盲犬店的老板。
 
       虽然你看不见,但你存了他们的号码,记得他们是第几个。
 
       你不想麻烦别人 ,但你又很想很想去那个塔。
 
       挣扎了许久,你拨出了第三个号码……
 
       “老板……”电话的另一端被接通了,“我是秋木苏的买主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他不听话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是……他很乖……只是……”
  
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老板知道你是一个人住的,“有事你说。”
 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想去那个塔。”你的声音低了下来。
 
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是那个废弃的灯塔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是的,”你点了点头,“你知道的,我……找不到路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 “那,我待会带你过去吧。”老板答应了你。
  
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真是太感谢你了!”你露出了失明后的第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老板如约而至,将你带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以后你想来这,就对秋木苏说去塔就可以了。”你让老板先回去,表示自己可以独自回家后,老板离开前对你说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现在,只剩你一个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木木,带我上去好吗?”你对秋木苏说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你跟随着秋木苏,来到了塔的顶端,风吹来,带着海水的腥味。
 
        你坐在地上,抱着秋木苏,看着前面的那一片大海。可惜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 只能靠着回忆去塑造那一片海洋,它的蓝,它的波浪,它上方的海鸟,还有更上面的蓝天白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啪嗒”眼泪在不知不觉间掉了下来,砸在秋木苏身上,消失在他的毛发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呜——”秋木苏似乎感觉到了,他低叫了一声,并用脑袋蹭了蹭你的手。

       “木木……你的名字是谁取的……”你抱紧秋木苏,“是他吗……?”
 
        你终于想起来,那个笑容为什么那么熟悉了,因为……那是苏沐秋的笑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,秋木苏,秋木又苏,苏木却再无秋。
 
        带走苏沐秋的,也是一场车祸,可那个时候你不在,你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    思及此,泪更流。
  
        眼泪像滔滔江水,汹涌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有人帮你擦了擦眼泪。你虽然看不见,但仍然惊诧地抬起了头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苏……苏沐秋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傻瓜,我在。”







这里谦年,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

这篇文写的很玄幻,特别考验大家的脑洞啊

欢迎大家评论ヾ(・ε・`*)

评论(16)

热度(28)